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宫宅。

  宫则进来看宫霄时,老人家的脸色沉沉。

  “爷爷。”宫则只有在他面前时,才表现出晚辈该有的温顺和孝顺。

  宫霄:“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爷爷呢。”

  “爷爷这话从何说起?不管到什么时候,您都是我爷爷,我不敢逾矩。”

  “哼!”宫霄冷哼一声,道:“城东那块地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该好好的跟我解释解释?”

  “城东那块地……”宫则略略沉吟,“我送给楚仲杰了。”

  他说这话,说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轻飘飘的一个“送给楚仲杰了”,可算是把宫老爷子给噎住半天。

  抬手颤巍巍的指着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你你你,你怎么回事?城东那块地怎么能拱手送人?是不是楚家那个丫头让你送的?”

  “不是她让我送的,不过,确实跟她有关系。”宫则坦然道。

  宫霄抬手捂着心口位置,快要被他三言两语气背过去。

  “将来我娶了她,楚仲杰也是我岳丈,送他一块地,不算什么。”

  于他而言,倒不是一块地的问题,而是楚仲杰能不能把乔乔的心结化开的问题。

  只要能治好乔乔,别说一块了,十块他都送,眼也不眨的送!

  宫霄老半天才喘过气来,脸都变色了,“马上把那块地给我要回来。”

  宫则站在那,“爷爷,送出去的东西,我是不会往回要的。”

  “你是不是想气死你爷爷?”宫霄吹胡子瞪眼。

  “不是。我比谁都爱爷爷,比谁都更希望,爷爷能长生不老。”

  “……”

  丫的,他还治不了这个孙子了嘿?

  “爷爷。”宫则盯着他的眼,“我看您能生气能咆哮,应该身体恢复的不错?”

  宫霄一愣,目光闪烁,“有……吗?”

  宫则不说话,只是认真的盯着他。

  宫霄垂眸,装模作样咳嗽了两声,“咳咳,我现在还在恢复期,老钟叮嘱我,千万不能生气。都怪你这个臭小子!”

  “嗯,爷爷您别生气,怎么惩罚,您说了算。”

  宫霄:“……”

  哟呵,你个臭小子,我当真还治不了你了是吧?

  还不等他开口,宫则便又说:“我年纪太轻,比不上二叔有经验,要不,宫家家主这个位置,我让给二叔坐吧?宫家的相关事宜,我还是会帮着的。”

  宫霄:“……”

  得,他当真治不了他了!

  “要不我叫二叔过来?”宫则一脸认真。

  宫霄气的头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老半天才开口:“你当真这么喜欢楚家那丫头?”

  “嗯。当真喜欢。”

  宫霄眉头皱的紧紧的,“比喜欢沈丫头还喜欢?”

  “嗯。”

  “臭小子,你这不地道。当初喜欢沈丫头,喜欢的死去活来。沈丫头才去世多久?你就喜欢上别的丫头了?”

  说好的至死不渝呢?说好的轰轰烈烈呢?

  宫则微笑,“因为她和沈乔很像。”

  “能有多像?”宫霄道。

  宫则顿了顿,“十分像。”

  宫霄:“……”

  “我不管,你快把人给我领回来,我要亲自过目才行。”

  不能再任由这小子胡来了。

  今天送块地,明天送个别墅区,后天就不知道又要送什么了。

  这么下去,楚家还不把宫家搬空?

  趁着他还健在,必须要亲自过目,可不能让楚家,祸害了宫家。

  更不能让楚仲杰的女儿,祸害了他的大孙子!

  “爷爷,她现在生病,状态很不好。暂时我不能带她来看你。”

  沈乔生病的事,宫霄是知道的,都是常娇告诉他的。

  他把常娇安插过去,也是为了监督。

  可常娇那丫头,每次都说楚家那位好的不得了,根本一个坏字都没说过。

  宫霄严重怀疑,他安排的眼线常娇,是不是被他的大孙子给收买了?

  要不然怎么只报喜不报忧呢?

  “那我只好亲自过去看她了?”宫霄打定了主意要去看看。

  宫则却死守,“不行!您暂时还不能去看她。”

  宫霄瞪眼,“为什么?”

  “因为她病着。”

  宫霄皱眉,“我去看我大重孙,不行啊?”

  “行。”宫则低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过来,“这是您大重孙的照片,您慢慢看,我先回去了。”

  说完,不等宫霄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宫霄坐在那,“臭小子!”

  一把拿过那张纸,打开一看,原来是个b超图。

  六个月的胎儿,已经成型。

  b超图是彩色的,从头到脚各个方位拍下的,足足有十多张。

  宫霄就拿着那张纸,左看右看,“这到底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啊?这鼻子,这眉眼,和小则真是太像了。”

  就这样,那张b超图,成了宫霄半个月不离手的宝贝。

  吃饭的时候拿出来看,晒太阳的时候拿出来看,闲着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连晚上睡觉之前,都会拿出来看看。

  封容:“……”

  则少爷这招高啊。

  一张b超图,就稳住了老爷子。

  高,实在是高!

  宫则回家的时候,楚仲杰正在餐厅和沈乔一起吃饭。

  默言接过外套,低低地说了声,“楚老板刚过来。”

  “嗯。”宫则应了声,抬脚往餐厅里走。

  他虽然不喜欢楚仲杰,但为了沈乔,还是准许他随时来访。

  “乔乔,多吃点这个。”

  楚仲杰正尽心尽力的演着一个好父亲的形象,又是给沈乔夹菜,又是给她盛汤的,怎么看怎么殷勤。

  沈乔安安静静的坐着,不管楚仲杰给她弄什么,她都来者不拒,全都吃了。

  这落在宫则眼里,十分的刺目。

  他照顾的再好,再无微不至,都不是她的心结。

  而一个楚仲杰,却是可以打开她心结的钥匙。

  可笑,也可悲。

  楚仲杰回头,“宫少回来了?快来尝尝你林姨的手艺。”

  宫则走过来,挨着沈乔身边坐下,见她正在喝汤,不由得皱眉,抬手就挡住了她的勺子。

  “乔乔乖,我们吃默言做的饭菜。”

  说着,要把勺子从她手中抽离。

  可沈乔却紧紧的握住那把勺子,不肯松手。

  宫则又往外抽了抽,沈乔却捏的更紧,像是在较劲般。

  “乔乔……”宫则皱紧了眉,低低地唤她。

  他对饮食的要求极高,一般都只吃默言或伊莎做的饭菜。

  何况,他还那么讨厌楚仲杰,根本就不想让沈乔吃他老婆做的饭菜。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松手,都拽的紧紧的。

  楚仲杰微笑着打破尴尬,“乔乔,听宫少的吧,他都是为了你好。”

  话音落两秒,沈乔忽然就松开了手。

  勺子落在了宫则的手里,他却没有一点胜利的感觉,相反,看见沈乔这么听楚仲杰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强迫自己把那股不舒服的感觉压下去,他将勺子放在了桌上,“默言,端饭。”

  默言就站在门口,等宫则一喊,就去厨房准备了。

  沈乔却忽然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出了餐厅。

  “乔乔?”宫则也起身,跟着离开。

  等默言把饭菜端过来,就看见楚仲杰一个人坐在那吃东西,不由得皱了皱眉。

  但还是把东西端了进来,放在了餐桌上。

  楚仲杰不客气的就吃,“默管家的手艺还真是不错。”

  默言:“……”

  连白眼都懒得给,转身离开了餐厅。

  沈乔前脚进屋,宫则后脚就跟了进来。

  他从后面来,攥住了她的胳膊,力道将她往身边带了带,“乔乔,你就这么讨厌我?”

  沈乔垂着眸,唇紧抿着,一言未发。

  看见她这样子,宫则心里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但还是极力的压制着,尽力表现温柔,“乔乔乖,跟我下去吃一点东西?默言做的糕点,不是一向都很合你的口味吗?”

  他说着,牵住她的手,要带她下去。

  然而,沈乔站在原地,不动。

  不动,就是拒绝的表现。

  宫则蹙着眉,“乔乔,我饿了,陪我去吃饭,嗯?”

  “……”她还是站在那,没动。

  甚至连抬眼看他一下,都没有。

  宫则气结,抬手在鼻梁中间捏了捏,有些无奈,“好好,不吃了,你想干什么,就去干吧。”

  他放开了手。

  沈乔转身,走向了窗台。

  她爬上了窗台,靠坐在那,怀里抱着个熊娃娃,看着外面发呆。

  宫则看着她的侧影,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确实饿了,从宫宅赶回来,就是为了陪她一起吃饭。

  可她却不肯,宁愿吃楚仲杰送来的饭,都不愿意吃默言做的。

  怎么感觉,自从楚仲杰来了之后,沈乔对他越来越排斥了呢?

  宫则转身下楼,楚仲杰已经吃饱了,从餐厅里出来,正在欣赏着墙上的那幅画。

  看见他下来,楚仲杰说:“这幅画挺好看的。”

  宫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喜欢?”

  “还不错。”

  “送你好了。”

  楚仲杰微笑,“宫少真是识大体,乔乔有你这样的丈夫,我这个父亲,真替她感到高兴。”

  默言把画包好了,搬上了楚仲杰的车。

  折返回来,看见宫则靠在沙发里,摁着太阳穴。

  “先生,那幅画明明是您最喜欢的,还是您亲手画的,怎么送给楚仲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