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王爷站住,重生嫡女要强嫁 > 四百四十七章 交易
  四百四十七章 交易

  姜天晟看了一眼周围,这才说道:“这里可是皇宫,小心隔墙有耳。”

  “听到了又怎样?还能杀了我不成?”沐嘉婉这一次是真的被气到了,“沐晨宁现在不信任你们了?”

  姜天晟挑了挑眉头,没想到沐嘉婉如此敏感:“不好说。”

  “不过,老木头的确是对皇上失望了。”

  沐嘉婉垂下眼帘,缓缓说道:“能不失望吗?王叔帮助沐晨宁,为的就是苏家和暖暖,如今沐晨宁的心思我都能猜出来,又何况是王叔?”

  “真是作死!”沐嘉婉翻了一个白眼,“对了,沐晨迁怎么样了?”

  “在府里,这些日子并没有出来。”

  “我听说在沐晨迁府中发现了不少暗道。”沐嘉婉看着姜天晟,“但是沐晨宁并没有吩咐填起来?”

  “嗯,皇上的意思是,左右沐晨迁掀不起波浪,不必花费这么大的工程。”

  闻言,沐嘉婉眼里划过一道光亮:“我怎么觉得,他们俩联合起来了?”

  姜天晟瞳孔猛地一缩,唇角的笑容消失,盯着沐嘉婉看了半响后,立马说道:“你先陪着皇后,我去找小木头。”

  说着,飞快的离开了。

  看着姜天晟的背影,沐嘉婉嘀咕道:“我也是猜测的,总觉得不太可能。”

  想到此,沐嘉婉将此事抛到了脑后,来到了御书房。

  虽然密道已经存在,但是都换上了沐晨宁的人,所以也不怕有人偷听,沐晨宁便再次回到了御书房中处理事情。

  得到传召,沐嘉婉走了进去。

  沐晨宁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皇姐怎么来了?可是有事?”

  沐嘉婉看向沐晨宁,眉头紧皱:“皇上准备让皇后在冷宫待多久?”

  “如果是一辈子的话,可否直接休了皇后,我们带皇后离开。”

  沐晨宁脸上的笑容消失:“皇后既然自己愿意在冷宫待着,又何必还请皇姐来与朕谈此事?”

  “她是挺喜欢在冷宫待着的。”沐嘉婉神色淡淡,“我来找你,她也不知道。”

  “如果你想通过纳妃稳固自己的势力……”沐嘉婉笑了,“那皇上可需要不少妃子。”

  沐晨宁被戳中了心事,猛地抬头看向沐嘉婉:“皇姐,前朝之事,女子不得干涉。”

  “好。”沐嘉婉看向沐晨宁,“那就说说皇后,你若是继续下去,不如放过她,让她出宫。”

  “休想!”沐晨宁猛地抬头,“她是朕的皇后,是沐朝国的国母!”

  看着沐晨宁的样子,沐嘉婉就知道,他还是对杨薇有感情的。

  沐嘉婉深深看了一眼沐晨宁,淡淡的说道:“你不要后悔。”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沐晨宁双手握拳,狠狠的捶在案桌上:“后悔?朕绝不后悔!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权力,才是真正的权力!”

  荒郊野外,顾暖暖靠着大树,啃着点心,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可怜兮兮的望着沐融云:“还有多久我们才能到?”

  沐融云将水递给了顾暖暖,缓缓说道:“按照我们的速度,后日早上可到京城。”

  两天后的太阳,升起来的那一刻,顾暖暖终于看到了京城大门。

  “我先睡一觉!”顾暖暖快速进城,直接回到了杜府,跟葡萄吩咐了几句后,直接倒在了床上。

  葡萄看到顾暖暖后,开心不已,连忙让人去通知苏敏兰他们。

  而沐融云回到闲王府没多久,下朝的姜天晟和沐启梓就过来了。

  沐融云又马不停蹄的开始处理着公事。

  第二日,百年酒楼里,顾暖暖等人聚在一起。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若非有苏羽风几兄弟帮忙,我们可拦不住皇上。”沐启梓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顾暖暖笑着说道,随即看向杜福宝和沐嘉婉,“我哥哥他们都知道了?”

  “应该是猜到了,但是具体也没有多问。”杜福宝笑着说道,“对了,既然回来了,就赶紧的露脸,丞相府那边,我与嘉婉也瞒得痛苦不已。”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顾暖暖频繁奔波,证明自己风寒好了,已经没事了。

  三日后,沐融云与顾暖暖才喘了一口气,彻底的恢复正常。

  “薇儿那边的事情我们不要再掺和了,看薇儿自己,如果想出宫,我们也能帮忙,如若不想,我们也不要相劝。”顾暖暖抿了一口茶水,靠在椅背上,缓缓说道。

  沐嘉婉和杜福宝听此,应了一声。

  “那皇上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杜福宝皱着眉头询问,“我总觉得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顾暖暖垂下眸子,淡淡的说道:“不着急,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了。”

  沐嘉婉和杜福宝对视一眼,有些不解,但是接下来的日子,她们发现,顾暖暖格外繁忙。

  总是见不到人影。

  不仅仅顾暖暖忙,连她身边的丫鬟也是匆匆忙忙的。

  这一日,好不容易逮到了顾暖暖休息时间,杜福宝和沐嘉婉拉着顾暖暖聊着天。

  “你到底忙什么呢?我们也可以帮忙的。”

  顾暖暖看了一眼两人,叹了一口气:“没什么事,就是找条后路罢了。”

  “真是奇奇怪怪的。”沐嘉婉撑着下颚,“罢了,只是你自己注意身体,你看你,这才几日,直接瘦了两圈!你天天吃得东西,肉都涨哪里去了?”

  顾暖暖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还真是少了许多。

  再一看杜福宝,乐了:“我想,我的肉都长在福宝身上去了!福宝,你是不是又胖了呀?”

  杜福宝嘴角抽搐,哀怨的看了一眼顾暖暖:“闭嘴!”

  就在此时,大烧饼跑了进来:“小姐,不好了,四表少爷受伤了!”

  顾暖暖三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满是凝重之色:“怎么回事?”

  大烧饼摇了摇头,脸上有些慌乱:“从欢语楼抬出去的,身上全都是血!”

  “去看看!”顾暖暖三人迅速朝着丞相府奔去。

  而此时的丞相府也是兵荒马乱,苏羽志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冯玉屏抹着眼泪:“这是怎么回事?早上还好好好的,怎么就一会儿不见,成了这样子?”

  “没事,不会有事的,太医都来了,会好的。”刘兰慧小声安慰道。

  “暖暖,你们来了。”杨澜看到顾暖暖,连忙迎了上去,“你放心,只是看起来吓人,没有伤到要害。”

  闻言,顾暖暖亲自去检查了一番,送了一口气:“四哥醒了之后告诉我,我去一趟欢语楼。”

  杜福宝和沐嘉婉则是留在了丞相府。

  欢语楼已经关上了大门,钏采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栢站在钏采旁边靠在柱子上,往常的嬉皮笑脸换成了一副复杂之色。

  “你说,他是不是很傻?”

  闻言,钏采眼神闪烁几分,转头看向宋栢:“你到底是什么人?”

  宋栢垂下眼帘:“啧,我能是什么人,不过是个走狗罢了。”

  “我以为啊……”宋栢长叹了一口气,“我以为我能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还是连累了你们。”

  宋栢轻笑两声:“我这就离开。”

  “你到底是什么人!”钏采猛地站了起来,拦住了宋栢,“还有,今天来找你的那些人,又是谁?”

  “你不是说你是个琴师吗?”钏采眉宇之间满是愤怒之色,她是被人背叛而死,所以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他是东河国影卫。”顾暖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两人,淡淡的说道。

  钏采不可思议的看着宋栢:“怎么可能?”

  东河国的影卫她是知道的,那是皇上的最后一层保障,怎么可能在沐朝国?

  顾暖暖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看着宋栢,缓缓说道:“你们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化作普通人进入沐朝国。”

  “如若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早就不是皇上的人,而是摄政王的人,对吗?”

  宋栢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你?”

  “看来我猜对了。”顾暖暖笑了笑,继续说道,“皇上将你们给了嘉伦,摄政王将计就计,让嘉伦成为皇室中人,这样里应外合,分解沐朝国。”

  宋栢笑了:“顾小姐果然聪明。”

  “我倒是没想到,东河国的摄政王居然如此厉害,这样说来,当初绑架我爹娘,是你们诱导嘉伦做的?”

  “是。”宋栢勾起了唇角,“是摄政王授意。”

  顾暖暖点头:“虽然如此,也得感谢你。”

  “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你们绑了我爹娘之后不离开,还在那等着我自投罗网,如果只是想让我死的话,有很多办法,用好不容易绑来的人做诱饵是不明智的行为。”

  “而且,沿路上有一些记号,告诉我母亲一切安好,应该也是你留下来的,为的就是怕我过于着急导致分寸大乱,对吗?”

  宋栢笑了:“是。”

  “为什么?”顾暖暖疑惑的看向宋栢,“你是东河国的影卫,为什么要帮我?”

  钏采也看向宋栢,眼里有些迷茫。

  然而宋栢则是看向钏采,无奈一笑:“钏采姑娘告诉我,人要为自己而活着。”

  “我以为此事已经过去,嘉伦和摄政王都已经死了,东河国也不复存在,却没想到,还有影卫逃出去,想报仇。”

  “他们找到了我,我不愿意,打了起来,苏大人是因为帮我才受了伤。”

  说到此,宋栢叹了一口气:“我以为这里是我家,没想到,我还是要离开。”

  顾暖暖若有所思,抬起头来,看着宋栢,缓缓说道:“离开倒是不用,咱们做一笔交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