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权相红妆 > 第420章 只会练兵打仗的粗人
  在跑到南宫振天面前的时候,阿禾跪了下来,“陛下,八公主失踪了,奴婢找遍了整个皇宫都没找到八公主的踪影。”

  南宫振天神色未变,倒是太后由嬷嬷扶着快步上前,对着阿禾道:“八公主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怎么会突然失踪?而且你是八公主身边服侍的宫女,你怎么没有在八公主身边?”

  阿禾连忙跪着磕头,“公主说入夜了她觉得有点凉,让奴婢去取一件披风过来,可谁知奴婢来找公主的时候公主就不见了。”

  “公主是在哪里失踪不见了的?”南宫振天沉着声音问。

  “辛和殿后面的那个湖边。”阿禾回到。

  “派人去找,找到了过来禀告一声。”南宫振天命令。

  叶公公瞬间唤来了那些侍卫,吩咐了下去。

  “啊!”阿禾突然叫了一声,“陛下,太后,奴婢想起来公主之前说昨夜那位顾小姐救了陛下的命,她要去好好感谢一番,不知公主是不是去了荟萃宫?”

  连王府的羲和公主以及她的侍女还在荟萃宫呢,总得需要人过去发现吧!!

  而且公主说了,今晚的这两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因为只有人多了,这些事情才没有办法悄悄地隐瞒着。

  南宫振天闻言,看向了叶公公,“你先带人去荟萃宫看看。”

  说完了之后,又补充了一句,“确认公主在不在就好,不要惊扰了住在荟萃宫养伤的那位。”

  沈青辞就坐在夜倾歌的身边,听到这句话,苍白的脸色还是微微顿了顿,抿了一下唇。

  夜倾歌凑近了他,气势强势语气暧昧,“怎么?心疼了?”

  “与你无关!”沈青辞语气偏凉地回答。

  夜倾歌都已经习惯了沈青辞这样的语气,便也不在意,只是伸手捏了捏沈青辞的脸,“怎么与我无关了?你可是我夜倾歌的男人!”

  夜倾歌张扬霸气惯了,一点儿没考虑现状。

  所以在场的不少人都听见了。

  就连南宫振天闻言都转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了那道天青色的颀长身影之上。这就是夜倾歌看上的人?

  关于夜倾歌的一些张扬事迹他身为东凌帝王自然是听过不少,夜倾歌身为苏家大小姐夜家继承人,除了她的能力之外旁人的谈资便也只剩下她的那些桃色韵事。但是就在几年前,夜倾歌忽然收心敛性,开始清心寡欲了起来,他听闻夜倾歌是喜欢上了一位男子,难道就是这位?

  那……这位岂不是算是夜倾歌的弱点?!

  南宫振天没说话,只是眼中划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光。

  沈青辞将夜倾歌作乱的手拂开,虽然脸有愠色,但是并未发作。

  或者,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叶公公尚未回来,一位太监走了进来,“陛下,凝贵妃求见。”

  南宫振天脸色沉了下去,“朕不是让她在自己宫中静思己过无事不得离开半步么?”

  “凝贵妃说她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让她进来。”

  很快,东方凝就款款走了进来。

  “臣妾参见陛下。”她行了一礼。

  南宫振天坐在上座,“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

  “陛下,臣妾想向陛下禀明一事,”东方凝眸底划过一抹狠绝的光芒,“陛下,婉贵妃与他人有染!”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看向了东方凝,在怀疑这件事情的可信度。

  南宫振天瞬间阴沉了脸,“东方凝,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臣妾自然知道,”东方凝的目光在人群中一一划过,“陛下,您难道没有发现这些宴会之事向来不离您左右的婉贵妃不在么?”

  “臣妾有人证。”说完之后,东方凝看了眼候在一旁的太监,“将刚才随我一起前来的宫女带进来。”

  一位宫女被带了进来,太监往南宫振天面前一推,她就直接跪了下来,“陛下,陛下饶命啊!”

  “陛下,您应该认识这个宫女是侍候婉贵妃的人,”然后看向她,怒喝了一声,“还不将刚才你对我说的话再说一遍!”

  南宫振天眯着眼睛看着东方凝。

  东方凝这个蠢货,无论这件事情是真是假都是皇室丑闻,她竟然挑着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是嫌这两天北越和西芜瞧的热闹还不够多么?!

  太后和南宫振天向来是面和心不和,她一挥手,看向宫女,“说,你都知道些什么事情都给哀家一五一十地说清楚。”

  南宫振天的脸色更难看了。

  “哈哈哈哈!”夜倾歌向来百无禁忌,也没有在乎这是个什么场面,直接大笑,然后一开口话语就带着嘲讽,“东凌陛下,你这后宫不是公主失踪就是贵妃出墙,当真是热闹得很呐!”

  “夜倾歌,朕念你是西芜使臣对你忍让再三,你不要太过分了!”这夜倾歌在西芜可以横行霸道张扬跋扈,可是这是东凌,还轮不到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在这里撒野。

  夜倾歌不以为意地看向南宫振天,“东凌陛下,这可不是我给你戴了绿帽子,你又何须对我再三忍让?再说了,西芜使臣这个身份难道比夜家大小姐夜倾歌还要高,我一直以为我霸道在外的名号是夜家大小姐什么时候成了西芜使臣?我是个只会练兵打仗的粗人,东凌陛下你可别骗我!”

  沈青辞:“……”

  苏白:“……”

  只会练兵打仗的粗人?!粗人可以把持朝纲粗人可以出谋架空西芜帝王的权利么?

  众人不太了解夜倾歌的性格,已经被这番无论是在东凌还是西芜都称得上是大逆不道的话给惊讶地呆愣住了。这夜倾歌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

  南宫振天脸色阴沉得像是可以滴出墨来,自从他登基之后,就很少有人敢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对他说话了。

  这个夜倾歌,当真是好的很!

  他看了眼有恃无恐的夜倾歌,眸子眯了又眯。怪不得西芜帝王宁愿以三十城池为交换也要与他合作除了夜倾歌。

  南宫振天冷笑一声,“希望夜大小姐能够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这就不劳东凌陛下关心了,您还是去看看您那位婉贵妃吧!”夜倾歌也是挑衅地回了一句。

  ------题外话------

  感冒头晕,今天是特别娇弱的阿九,所以就少了点!

  东方凝想对婉贵妃下手,她女儿想对连小枢下手,而聂清婉和连枢一伙儿的,所以……害人终害己!

  晚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