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旺夫小哑妻 > 698、你到底喝不喝?(27更)
  昨天晚上温婉问过宋巍,在酒楼的时候单独跟陆晏彬说了什么,宋巍说这事他不好插手,立场不对,只是告诉陆晏彬,陆家能有今日,老太爷做了不少牺牲,还望他能珍惜前人心血,别让祸起萧墙,损毁陆家清誉,绝了后世子孙的出路。

  这些话,陆晏彬兴许也就是当时听听,甚至于,很可能连听都没听明白。

  到底是人年轻,不懂高瞻远瞩,不懂居安思危,只一味地享受着父辈祖辈带来的泼天富贵,从未考虑过他将来是国公爵位的唯一继承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乃至一个决定,都能改写陆家未来的命运。

  从大局观来看,温婉并不希望小柳氏跟陆晏彬和离。

  一来,小柳氏腹中已经有了陆家的子嗣,这是陆晏彬正正经经的嫡嗣,意义非凡,陆家一旦知道,绝不可能同意小柳氏拿掉孩子。

  二来,温婉的观念偏向保守,落胎和离这种事,在她看来太过出格,陆晏彬不是没可能掰正,但就是缺少一个契机,一个能让他从梦里醒过来,能让他不再当巨婴而是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的契机。

  可从私人立场上看,温婉又很同情小柳氏的遭遇。

  忘了是谁跟她说过一句话,说会打女人的男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只要陆晏彬一天不对小柳氏改观,上次那种情况就很有可能再发生。

  “淑媛,你真想好了?”温婉拉过她的手。

  小柳氏郑重点头,“之前说和离,是我没考虑周全,也是正在气头上,一时冲动脱口而出,往后那些话,我不会再说了。”

  早上温婉还说,不管小柳氏做什么决定,她都不干涉,无条件支持。

  如今见小柳氏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继续忍受这段令人痛苦的婚姻,温婉又觉得心里难受。

  但最终,她还是没有出言相劝。

  小柳氏似乎看穿她的心思,反过来安慰道:“婉姐姐放心好了,只要我把怀孕的事情说出来,有老太太和公公那边护着,他就算再有多不待见我,想来也能看在陆家子嗣的份上消停一段日子。”

  温婉点点头,“那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让孩子出了什么事。”

  “我知道。”

  ——

  安抚好小柳氏,温婉心情复杂地出了芙蓉院。

  再次回到老太太的院子,见到进宝手上提了个竹编的果篮,果篮里是一个个鲜红饱满的荔枝。

  温婉愣了一下,“荔枝在咱们这儿可是稀罕物,祖母哪得来的?”

  老太太笑道:“先前你刚出去,你祖父在江浙一带任职的同僚就前来拜访,直接运了两棵荔枝树来,我才让蓉儿摘的。”

  说着,笑看向进宝,“你看看小家伙那稀罕的模样,才刚吃了一颗,樱桃也不爱了。”

  温婉瞅了眼自己那善变的儿子,十分过意不去,“两株荔枝树,顶多也就两百来颗荔枝,祖母直接给他摘了这么多,您也不怕这边的人埋怨。”

  陆老太太哼了哼:“树是我的,我乐意给谁摘就给谁摘,谁敢有意见?”

  温婉嘴角微抽。

  离开国公府坐上马车,小家伙还在剥荔枝,已经一连吃了五六个。

  温婉说他,“没见过你这样的,个不长,书不念,偏偏就是能吃,什么都吃,还不挑食,一个你,一个多宝,简直是宋家两大典型。”

  进宝嘴里被荔枝塞得鼓鼓囊囊的,不知说了句什么,温婉没听清。

  荔枝性温,温婉怕他吃多了上火,见他还想拿,一把夺过果篮藏了起来,“统共也就四五十颗,你都吃这么多了,也不想着给别人留,早晚要变成小气鬼。”

  进宝似乎还没吃够,意犹未尽地咂吧着小嘴。

  温婉拿帕子给他擦了擦。

  马车经过都督府。

  刚巧林潇月带着阿暖从外面回来,刚要进府,看清楚温婉的马车,隔着帘子跟她打了个招呼。

  温婉挑开帘子,正对上阿暖粉雕玉琢的一张小脸,笑得格外甜。

  温婉问她,“刚才去哪儿了?”

  阿暖说:“逛街给弟弟买线做衣服。”

  温婉挑眉,目光挪向林潇月,“堂堂一品诰命夫人,手底下百十来号下人使唤着,你还亲自去买绣线?”

  林潇月道:“我纯粹是闲不住,想出去走走罢了,你呢?我看你来的方向,难道是国公府?”

  “正是。”温婉说着,弯腰将之前藏着的果篮拿出来,偏头示意进宝,“快请妹妹吃荔枝。”

  进宝满脸的不情愿,坐着不动。

  温婉威胁道:“你要是不请,我就把一篮子都送给她。”

  这招果然有用,小家伙马上挪过来,小胖手从篮子里随手抓了一把荔枝从车窗递出去,“呐,给你的。”

  他手小,荔枝又太大,说是一把,其实只有三个。

  阿暖没吃过荔枝,但见是进宝给的,她就欢喜,笑得两颊上浮现浅浅梨涡,“谢谢进宝哥哥。”

  温婉自己也抓了一把给林潇月,知道对方不会生气,她直接道:“这东西难得,我统共也只得了几十颗,还得留着回去给家人分,请不起你吃一篮,尝个味道就行。”

  林潇月接过,莞尔一笑,“陆家那边给的?”

  “嗯。”

  “亲戚多了就是好。”林潇月羡慕道:“这边儿疼你一下,那边儿疼你一下,什么好的都有你一份,简直太拉仇恨了。”

  温婉挑眉道:“看我不爽,你又打不着我,能怎么办呢?”

  林潇月一脸嫉妒,“麻溜儿地滚吧你,否则我一会儿真忍不住上去捶你两下。”

  温婉回到家时,发现院里摆放着两株荔枝树,上面结满了红艳艳的饱满荔枝,枝头都压弯了。

  丫头小厮们围在荔枝树旁,一个个馋得直吞口水。

  温婉一问才知,江浙一带的官员入京述职,花大力气运送了一批荔枝树来,皇宫里留了四株,光熹帝那儿两株,太子那儿两株,光熹帝当即让崔公公送了一株来,是给温婉的,太子也让人送了一株来,没说给谁的,反正两株荔枝树就这么到宋家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温婉感觉像做梦一样,随即就让玲珑云彩几个提了篮子来摘荔枝,青藤居留一篮,荣安堂留一篮,二房那边去了一篮,又给许登科主仆送去一部分,剩下的,温婉让云彩点着人头分,七八十个下人,一人只能分到一颗。

  荔枝难得,新鲜荔枝更难得,别个府上的下人,只怕连影都见不着,哪有那福分吃?

  因此哪怕才一颗,丫头小厮们对温婉这位当家主母的感激可想而知。

  ——

  决定好了要留下来继续过,小柳氏做了好一番自我心理建设,决定挑个日子告诉陆晏彬,她怀孕了。

  这天傍晚,小柳氏让人做了一桌子陆晏彬爱吃的菜,亲自摆了碗筷,吩咐红香去请人。

  她一直在幻想陆晏彬知道自己怀孕时会有的反应,心情格外忐忑。

  红香去了半天也没见回来,小柳氏不由得担心起来,正打算出去看看,就见陆晏彬黑沉着脸走进来,扫了眼桌上丰盛的菜肴,眼神泛冷,“你这是做什么?”

  “我……”

  “今日是黛儿的头七,她尸骨都还未寒,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摆宴庆祝了?”

  小柳氏先前想好的那些话,全部卡在喉咙里,大概是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再加上怀孕初期状态本来就不好,她没想起来今日是苏姨娘的头七。

  如今再看那一桌子菜,只觉得分外讽刺。

  冷笑一声,陆晏彬走到桌边坐下,“来啊,你不是想庆祝吗?我陪你,一醉方休怎么样?”

  他一面说,一面往杯子里倒满酒,见小柳氏站着不动,索性端了过来,往她面前一递,声音又沉又怒,“喝!”

  红香咬牙怒道:“少奶奶为了准备这桌子菜没少花心思,少爷不领情也便罢了,如今这是想做什么?”

  陆晏彬没接她的话,只冷眼盯着小柳氏,“你到底喝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