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小妻吻上瘾 > 第327章 不悔
  第327章 不悔

  大概洛杰布也听出卓希这孩子有些怕他,于是缓和了语调,让他慢慢把莫邪国的资料说了一遍。

  等卓希终于说完,他这才道:“有书面证据的话,就直接发过来,你既有你父亲的手机号,便发你父亲的邮箱里吧。”

  “是。”

  “若是查明属实,给你记一功便是了。”

  “这个……不敢,回禀陛下,汇报工作是每一个宁国子民应尽的责任。”

  卓希心怀忐忑,明知给凌冽算计了,也只能默默承受着。

  哀怨的小眼神一个劲朝着办公桌的方向瞟过去,卓希瞪了乱笑的卓然一眼,却是不敢对凌冽干瞪眼。

  “行了,别扯了,小冽让你打电话过来,不就是为了给你邀功的吗?湛东叔叔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绝对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只是他过去太辛苦,青柠又是他唯一的孙女,不想后代重蹈覆辙罢了。”

  洛杰布说这个话,不光是在安慰卓希,更是在安慰他身边的诺一。

  他又道:“你跟你哥哥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陪着小冽,你们的功名利禄,全系在他一人身上。于他而言,你们就跟他的亲人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洛杰布几乎恨得咬牙切齿的!

  凌冽这孩子,自己将来继位就可以直接给卓希赏赐了,却还要卓希给他打电话邀功,这不是明摆着对皇位不屑一顾吗?

  还是,这孩子也在向他传达着根本不愿意做皇帝的信息?

  卓希听了洛杰布的话,诚惶诚恐的,赶紧道:“陛下言重了,我跟大哥辅佐四少是本职!”

  过去是四少,所以要说“照顾”或者“服侍”,现在四少成了皇子,还要继承大统,自然要说成“辅佐”。

  洛杰布听着卓希的用词,咬牙切齿的心情终是得到了缓解,笑着道:“嗯,你倒是个明事理的。把资料发过来,我会尽快核实的。还有,跟你家少爷说,今晚八点,看电视!”

  不等卓希反应,洛杰布已经挂了电话了。

  卓希愣愣地看着凌冽:“四少,我刚才表现……还行吗?”

  凌冽如诗如画的容颜表情极淡却透着清贵,微微敛了下眉,似乎有些意外洛杰布居然这样结束了通话。刚要开口,卓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凌冽冷哼了一声,一早就预料到一般:“接吧!他还有事情要问你!”

  卓希吓得赶紧接了:“喂。”

  果然是洛杰布的声音,只是比起之前,更加暴戾了:“你给我解释清楚!小冽什么时候去的德国!去做什么的!你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百里沫受伤的事情到底与你们有没有关系!”

  卓希额头冷汗直流,他只觉得自己快要得心脏病了!

  而凌冽却是懒得给他任何表情。

  那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自己嘴巴不严惹出的麻烦,你自己解决!

  卓希看着卓然,眼巴巴哀求着,电话那头又道:“快点说!照实说!你磨磨蹭蹭的,是想要欺君?!”

  洛杰布的怒吼刚刚结束,电话那头又传来了诺一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卓希!你快点说!对着陛下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别忘了四少的身份,这世上唯一不会伤害四少的就是陛下了!”

  卓然俯首看着自己的脚尖,凌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拿起那份电子协议又细细看起来。

  卓希没了依靠,君父都在逼他,他唯有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说了一遍!

  他说完,电话那头整个都是沉寂的!

  卓希身上的衬衣都湿透了,全身都是冷汗。他知道自己跟哥哥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跑去他国制造军事关系上的混乱,万一被人查出来,会引发国际问题,不是开玩笑的。

  闭了闭眼,他知道,之前的功劳全都白费了,千功也抵不了这一罪!

  就连电话那头,诺一也忽然惊恐地带着哭腔跪了下去般:“陛下~!都是臣教子无方啊!”

  卓希心头一紧,千般自责万般无奈!

  洛杰布却是轻问了一句:“你们干了这样胆大包天的事情,后悔吗?”

  卓希捏紧了拳头,豁出去了:“不后悔!”

  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做的,慕天星就是四少的命,为了四少,拼死又算得上什么?

  洛杰布却是笑了,在诺一跟卓希忐忑的心情下,舒缓地笑了起来,又道:“晚上八点!看电视!”

  卓希一愣,洛杰布又把电话挂了。

  他诧异地冲到了办工作前,惶恐地问:“四少,会不会连累我父亲?”

  “不会。”

  凌冽连眼皮也没抬一下,一挥手,对着他俩道:“查一千年前的南宫姓氏的皇族!”

  于是,这一整个下午,卓然跟卓希有的忙了。

  傍晚时分,绚烂的霞光彩墨般晕染天际,落入凌冽的眼中,竟比不上慕天星的美目令他目眩神迷。

  下班回到大厅里,他依旧坐在轮椅上,却不见倪雅钧跟慕天星。

  曲诗文给凌冽端来一杯综合味的鲜榨果汁,微笑着解释:“倪少跟莫莫去店里了,说是晚上在外面吃不回来了,让四少不要等他们。青柠小姐是送夏医生去机场了,夏医生要回首都去了。”

  凌冽有些诧异,曲诗文又加深解释,道:“倪少在4s店订的车,中午就送来了,于是倪少自己载着莫莫走的。夏医生顺便让倪少送他去机场,青柠便跟着去了的。”

  “也就是说,青柠现在应该跟倪少他们在一起?”

  卓希问出声后,才发现自己逾矩了。

  四少还没发话呢,他有什么好疑问的。

  之前偶尔在四少面前没大没小,习惯了,现在知道了四少的身份,加上父亲上次临走前嘱托过的,他更应该作风严谨些才是。

  凌冽倒是没有在意,眸光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六点半了。

  “那家伙没说是哪个频道吗?”

  幽幽的声音出自他的口,带着浓浓的抱怨。

  真是的,还一国之君呢,就知道让他看电视,也不说是什么频道!

  难不成让他八点钟一个频道一个频道去找吗?

  卓希没想到四少会管陛下叫“那个家伙”,敛了下心神,小心回答着:“嗯,陛下只说了时间。”